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树的博客

生命随着时间流,昔日少女成白头。步履蹒跚身影瘦,笑看落日天尽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断而思  

2011-08-19 22:12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梦断而思

昨夜我做了个梦,梦见我已故的父亲,清清瘦瘦的样子,坐在天井的藤椅上,掩卷而思,神情暗淡。梦境中的我,大声喊着:“爹爹……我是你的小女……”但是我的喉咙怎么也发不出声来。父亲似乎听到了什么,他突然站起来,慢慢转身笑看了我一眼,就甩袖而去。我大哭,这一哭却哭出了声,丈夫用力推醒了我。醒来的我泪流满面。

夜半梦断泪成行,倚床空思悲戚戚。

父亲与世长辞已经整整四十年了。在我婚后的第十天,他突然去世。1968年,在那个众所周知的年代,十天中,我经历了人生中的两件大事:结婚与丧父。非常时期的婚事,不过是两人结合过日子而已,而丧父之痛却是撕心裂肺的。

记得父亲去世那天,冬雨淒淒、寒风瑟瑟。悲痛欲绝的我,哭喊着,在风雨中奔跑着,任凭雨水湿透了我的衣襟,冷风吹散了我的发辫……我只想寻觅父亲那没有飘去的魂。

痛定思痛,全家人聚在一起,为父亲的早逝而感到惋惜。但之后想来,也许父亲死的是时候。因为父的儿、我的兄,解放前随军校去了台湾。戴着“海外关系”帽子的父亲,在“文革”武斗横行的日子里,与其说要被运动折磨而死,倒不如顺其自然而亡。

父亲是清朝名臣杨名时的后代。他写得一手好书法,而且只爱看那线装本的古文,吟诵唐宋诗词。他常固执地对我说,现代文怎么也比不上古诗文精辟。当时我还年少,似懂非懂,只得由他说去。

别看父亲平时不苟言笑,他对我的爱是深埋在心里的。五十年代初,我中学读的是夜校。寒冬腊月,北风呼啸的夜。那件破棉衣裹着我瘦小的身躯,我背着书包,快步走在那条去四川北路的小路上。

“秋儿……秋儿……”那熟悉的声音追风而来。

对!是父亲的呼唤。我止步回头,一只颤抖的手递给我一顶罗宋帽。

“你戴着它,可以御寒。”我迟疑了一下,父亲看出我我不喜欢罗宋帽的心思,又说:“晚上没有人会看见你,你就戴上吧!”

我不愿伤父亲的心,还是接过来从头上套下来直到颈部,感觉身心都是暖暖的。那圆桶似的帽子,留有眼洞,在黑夜中可以辨路不至于迷失方向。父亲就是这样用心牵着我的手,让我长大的。

1958年正值花季年华的我,就离乡背井去了兰州,就读省轻校。那几年在异乡过着军事化的学校生活。这种生活给了我太多太多的乐,太多太多的苦,但很值!

鞭起尘扬马蹄落,苦寒白杨鸟悲鸣。

一人一株小树苗,黄河岸边早成林。

毕业前,老师带我们赴临洮、张掖、武威等地体验生活。奔腾的洮河水,狂蹄的惊马,荒凉的黄土地,只有那高原上的月亮特别大、特别亮,有一种淒美之感。父亲在信中告诉我:“秋儿,你走得太远了,这地方已接近春风不度玉门关的关口了……”父亲呼唤着我,再次用爱牵挂我的苦,我的累,盼我回家。

那年,我在兰大进修的时候,真的被大西北的冰雪击倒了,患了急性关节炎。双膝肿大,不能弯曲,无法挪步。学校只得送我回家养病。火车停靠在上海老北站。父亲沿着车廂来回奔跑,大声地喊着我的名字,寻觅着我的身影。当他看到瘦骨嶙峋、无法站稳的爱女时,抑不住老泪纵横,立刻蹲下身子,示意我趴在他的肩头。就这样背着我,托着我,一步一步走着……我像一只受伤的小鸟流着泪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终于可以回家了。回家真好!

父亲到了晚年,消瘦多病,夜不能寐。对被大海阻隔的儿子思念之极,常常绝望地喃喃自语:“生离死别,真是生离死别哪!这辈子怕是见不到儿子了。”父亲痛苦到五内俱焚的地步。父亲在有生之年,望断云山,也没有见着爱儿的身影。就这样在痛苦的思念中,他一天天老去。

如今,我已步入人生之秋,但只要想起父亲,我还会禁不住伤心落泪。盼父亲再入我梦!

2008/03/27 23:03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2)| 评论(6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