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树的博客

生命随着时间流,昔日少女成白头。步履蹒跚身影瘦,笑看落日天尽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木拖鞋的记忆  

2012-07-15 14:28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木拖鞋的记忆

木拖鞋的记忆 - 雨树 - 雨树的博客

木拖鞋的光阴,小时候我住在上海老北站的旧式弄堂里。那是一条八脚弄,弄深连着两条马路,弄内又分为东弄西弄。我家住的门号中就有近十个家庭,里弄的空地上自然成了孩子们玩耍嬉闹的天堂。

夏天来临,大人孩子都穿上了木拖鞋,于是弄堂里的夏日劈啪,踢踏之声不绝于耳。特别是在炎热的夜晚,说白了在整个黑夜里,只要弄堂里有吵闹之声骤起,本无睡意的汗滋滋的孩子们,他们会从各自的家,如晒台阁楼、前楼或亭子间等各个方位,穿着木拖鞋,在木楼梯上快速一泻而下,木拖鞋那劈劈啪啪、嘀嘀叭叭、咣咣噔噔、嘭嘭嗒嗒,碰击之声混杂一起似千军万马之势,滚滚而下。弄堂里顿时人山人海,围观着一个酒气冲天的男子,追打着挺着大肚子的妻子,大人们有的在劝架,有的却议论纷纷:已经是第五胎了,这种狠毒的男人还要打女人。唉!他俩一直从西弄打到东弄,男人酒醒了,女人哭累了,最终回家了。木拖鞋们踏着它们独特的音乐节奏,在星星的呼唤下踢踢哒哒地消失了。

夏天是那样的漫长,太阳炙烤着大地,柏油马路都晒软了,家具地板都热得发烫,那年代人手一把扇子已经足矣!狂风暴雨经常袭来,我家住在石库门的底楼客厅,客厅前有一个天井。一天夜里狂风暴雨袭来,地下水倒灌,等大家从睡梦中醒来,家里及整个弄堂里全是一片汪洋大海。发大水啦!木拖鞋是急先锋,早就没有了踪影,紧跟其后的是水桶、木椅、盆瓶、竹帚把、畚箕等,还有我妈妈放在床底下几条干海带,它受了水的浸泡像一条条大蛇,随着水流飘浮着钻进了群体中。我光脚踩着水在弄堂里捞木拖鞋,木拖鞋只有大小厚簿之分,其余认不出是谁家的。我抢夺了许多,我堂哥正把木桶当船划,我与邻家的小伙伴们都跳进了木桶里,最后木桶翻了个天,小伙伴们互相打量着对方笑得前俯后仰,我看着捡回来的木拖鞋又重回波流中,它们悠悠晃晃地弃主而去。

三天以后,大水退尽,我从西弄的死角处找到了自家的一些东西,特别是捡回来全家人都能穿的几双木拖鞋。天晴了,太阳高照,高温蒸腾着大地。孩子家里无法入眠,只能在弄堂里抢占一席之地,想睡个好觉,但又抵挡不住蚊子的叮咬,干脆不睡了!大男孩带头手牵着手围着圈儿下口令,玩上了踏木拖鞋的游戏:一二三,啪啪啪,四五六,嗒嗒嗒,七八九,杀杀杀……轰劈踢踏……呜哇沙沙……整个夏天就这样消失在木拖鞋的音符之中,乐也!美也!

木拖鞋在老上海的故事中历史悠久,在我们老一代人的心中更有一种抹不去的亲切记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8)| 评论(195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