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树的博客

生命随着时间流,昔日少女成白头。步履蹒跚身影瘦,笑看落日天尽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父亲  

2014-02-09 12:39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的父亲 

我的父亲 - 雨树 - 雨树的博客
 
我的父亲 - 雨树 - 雨树的博客
 
我的父亲 - 雨树 - 雨树的博客

大哥同女儿

我的父亲 - 雨树 - 雨树的博客

大哥大嫂同女儿们

记得小时候,父亲在上海工作,母亲带了我们姐妹几个在老家生活,过年了父亲才回家。那年代老家还没有电灯,夜晚宅院的孩子们围坐油灯旁,听父亲讲故事。

父亲说: “从前,有不相识的二位老人,看完夜戏在月色下结伴匆匆回家。张老伯吸着长烟斗在黑夜中一闪一亮的,突然一阵夜风吹过,张老伯在一堆瓦砾边,刹那不见了,李老伯 正纳闷,又听得嗦嗦之声空穴而来,心中十分害怕 。我的找不到了!这一声的喊叫,把李老伯吓个半死,认定自己是碰到鬼了!

父亲说到这儿稍作停顿。我看见油灯忽闪忽闪的影子在墙上跳舞,真的像鬼!我紧张地看着父亲的脸,父亲笑着告诉孩子们,那是张老伯烟嘴的头”掉了。世界上根本没有鬼,谁看到过鬼?他自己就是鬼!孩子们听得挤在一起似信非信,我觉得父亲很有学问。

不久,我们举家来到上海和父亲团聚,我也上了小学。父亲读过私塾,自然是四书五经儒家之说,他写得一手好书法,只爱看线装本的古诗书,而常常沉浸其中,不时掩卷而思。白白净净的父亲,上下班总是穿着一身得体的长衫。平时他不苟言笑,对孩子的教育极其严厉!

有一次,父亲严肃地问我:今天你做错了什么?功课没有做好,却在课本上乱画乱涂,读书首先得爱书,爱书者要会读书, 才能深悟理积于德。”我支支吾吾只听懂了一半。他一怒之下,竟罚我跪下燃尽一柱香。从此我们姐妹,只要听到父亲的咳嗽声、脚步声就怕!实际上严父要我们三姐妹走上女儿当自强的光明正道。

临近小学毕业,我得了一场要命的伤寒症,此病高烧不退,不仅难痊愈还会传染。这时父亲竭尽全力要救我,他请假陪我去一位上海出了名的,专治伤寒的私人中医治疗。就医路上,父亲先是背着我走,实在背不动了,再叫三轮车,整整一年,我住在小屋里还不见痊愈。

一次父亲来看我,对我说:你只能喝白粥,坚持!不然此病会反复。说着,他突然给了我一角钱。我摸看那张纸币,想起了很多食品,吃不到想想也好啊!父亲话不多,他的爱是藏在心里的,我享受到了这沐浴甘泉的温暖,生命心灯起航,阳光依然美好!

话说我唯一的叔叔,英年早逝,留有一子,叔叔临终托孤,父亲毅然答应,一定把侄子抚养成人!我是父母的幼女,傻傻的我只知道有个男孩和我们一起长大,那就是堂兄。我有一个长我15岁的大哥他是父亲唯一的儿子,从小住校刻苦读书,成绩优异。高中毕业后学校保送他读厦门大学电机系,请求父亲给予钱款支持。父亲说:可以啦!你是家中孩子中的老大,找份工作,帮助堂弟完成学业。无奈!大哥别无选择,只得凭自己的勤奋和聪慧,再次考上一所全免的航空大学,并随校去了台湾,命运从此改变了人生。大哥毕业后留校任教。骨肉两岸分离,父亲极度痛苦,常常半夜醒来,老泪纵横。浮云蓝天流,游子何时回!

退休后的父亲,常帮居会委写写毛笔字,邻里请他写对联,那时候弄堂石库门居民,很多人家合用水表,每月父亲帮助理清账目,并按月张贴让众人过目,年复一年,默默无言。他把平平凡凡的事付于普普通通的人,因此街坊邻居都很喜欢他。

在我婚后的第十天,68118日,冬雨寒风,天地昏暗。父亲拿了粮票和钱,想穿过对面弄堂去卖年糕,突发心脏病猝死在小路上。家人悲痛欲绝,我明白,父子的生离死别,给了父亲重重一击,他带着遗落的梦走完了一生。

感谢改革开放。早已定居纽约的大哥带着全家八口亲人的嘱托回国探亲,此时,他已是从20多岁的年轻人变成68岁的老人了。兄妹相见,喜中有泪,泪中有苦。如果父亲能多活二十年该多好啊!

    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4)| 评论(16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