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树的博客

生命随着时间流,昔日少女成白头。步履蹒跚身影瘦,笑看落日天尽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青春(二)  

2014-06-28 22:54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的青春(二)

当时甘肃省轻工业学校设有:造纸、酿酒、硅酸盐等专业,我被安排在硅酸盐班。此班清一色的都是上海学生,教师讲课条理清楚,学制二年即可毕业。设置的课程有《工程力学》、《流体力学》、《化学》、《矿物学》、《数学》、《电工学》、《现代文学》……任教我班的唯一女老师就是语文林倩老师,碎花素衣,短发微卷,她笑容可掬地走进教室上第一堂语文课。首先林老师给学生们朗诵了一首诗:农民困在田间,两腿泥巴糊遍。一年的收成血与汗,把主人的谷仓填满。王候睡在宫殿,美姬仿佛神仙。蚊虫和虱子真有眼,不敢挨近他们身畔。上帝呆在云端,两旁都是醉汉。世界有多少灾和难,他们闭着眼睛不管。老师告诉我们,此诗选自郭沫若史剧《屈原》。老师的声音真好听,起如山风;低似泉水。接着她让我们当场练习一段文字,也许想测试学生的写作水平。我思索一下写下《伤离别》:

那一刻,亲人站在送别的人群中,站台上一片喧闹,一遍一遍的叮嘱,两眼泪花任其流,儿女行千里,爹娘痛心肺。父亲搀扶着久病初愈的母亲,颤颤地站在月台上为我送行,我明白母亲的生命刚翻过了一个山丘,微风无声地吹散了她的白发,也撕碎了她的心,在这母女离别之际她早已泣不成声了。在那日军侵华战乱的年代里,哦!亲爱的妈妈,我诞生在您的爱里;依偎在您怀里。全家走过了极其艰难路径,女儿终于长大了。而这一刻,曙光在召唤:小女将要登上西去的列车,远走黃河之畔,时间不多了,拜别双亲,喊一声爹娘,道一声珍重。

此刻母亲突然想起了什么,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红色的丝带,绑定在我的发梢,打了个蝴蝶结,妈妈说:它会保佑你平平安安的!气笛长鸣,火车要开了,我大声喊着:“爹娘,保重-保重啊!”

父亲追着徐徐开动的列车大声着喊着:秋儿-记得-千万记得,写信回家,别让父母牵挂!爹娘的身影越来越远,看不见了。顿时,我泪如雨下!列车越开越快,离亲人越来越远,伤离别;泪成行。爹娘愁断肠!

写到这儿我再也写不下去了,趴在课桌上,悄悄地哭泣。林老师走到我身旁,看了我写的那段文字,抚摸着我的发辫亲切地说:“写得不错,孩子啊!总有一天会离开父母的,你会长大成熟,必须坚强起来,走自己的路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”

说真的我很快习惯了校园生活,一次我参加了全校的作文比赛,写了一篇《夜色中的灯光》,竟得了创作二等奖。奖品是一本书: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这是毛泽东主席在延安窑洞里书写的巨作。一种精神力量支撑着我,我看到了彩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  待续 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3)| 评论(2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