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树的博客

生命随着时间流,昔日少女成白头。步履蹒跚身影瘦,笑看落日天尽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两个男人的夜路  

2014-10-27 20:40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两个男人的夜路

木木

深夜,在通往机场的一条新修的略显空旷的马路上,两个男人光着膀子,蓬头垢面,前面一个举着一瓶烧酒,后面一个捧着一袋熟食,大步流星,穿过长长的十字体路口。昏暗的路灯,压在头顶的高架桥上,隔着车窗,看不清楚他们面部的细节,眼前的景象仿佛是一幅被刻意减了色且加了些许噪点的图片,有点意味,却又模糊得很。

我想起木心的一句话,是在孙甘露的《上海流水》里读到的:身前一人举火把,身后一人吹笛。这是何等的夜之归途啊,美得让人心醉神迷。然而,行走在城市的夜晚,是无需火把的,更不可能听到悠远的笛声。优雅的木心提供给我们的只是一种优雅的记忆。

关于夜途,我们还有很多画面。身前一人举着火把,身后一人拖着长枪,是关于湘西土匪和云南土司的记忆;身前一人举着火把,身后一人戴着枷锁,说的是林冲;身前一人举着火把,身后一人躺在棺材里,是洪亮吉和黄仲则的故事……

许多年前,一位长者还讲了一个故事:日本人来了,无锡沦陷了,母親死于炮火,父亲决定连夜带我向安徽方向逃亡。我身着孝服,举着火把走在前面,两眼满是泪水;身后,父亲挑着行李,一言不发。只有当我实在走不动的时候,父亲才会开口说一句话:坚持一下,把火把举高一点,你得像个男人,你娘看着你呢。那年,我只有8岁。

所有这些画面都有两个不同的要素:一是火把,二是男人,走有前面的是男人,走在后面的还是男人。如果是一男一女,那就变味了,要么是花前月下的散步,要么是赵匡胤千里送京娘。多了些浪漫与遐想,却少了深沉与纯粹之美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摘自《祝你幸福-午后》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9)| 评论(7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