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树的博客

生命随着时间流,昔日少女成白头。步履蹒跚身影瘦,笑看落日天尽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袁雪儿  

2015-07-12 11:41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袁雪儿

深秋,白云缓缓流向远方,黄叶遍地,枝头上还残留着一片青叶,它几乎不愿意漂落,漂落……秋阳下,有一位老人坐在公园长椅上,沐浴在这斑驳滴点的光束里,她默不做声,傻傻地看着一条弯弯的河,枯叶浮在水面上,随波起伏荡漾。

她是一位瘦弱高龄的女护士,满头银发,神情暗淡。我喜欢坐在她的身旁和她聊天,一天,二天,日复一日,她毫无顾忌地倾诉着自己的故事。在六十年代那青春绽放的年月,在回上海的列车上,很累很睏的她,渐渐地进入了梦乡,醒来发觉自己靠在边上一位男青年的肩膀上。

她满脸通红地说:“对不起!

“没事!这年代谁都累。”

就这样,她感到自己的心怦怦乱跳。那位男青年炯炯的目光里也有了自己的影子。他叫张军,在上海药物研究所工作,她叫袁雪儿,在上海一所医院当护士。

当初她21 岁,初恋的梦如同浪花一样涌动,从此他俩牵手相拥在外滩的黄浦江边,月夜下的漫步,心儿躲藏在荷叶涓涓的星光下,谁都知道初恋是刻骨铭心的,爱得纯真而热烈,难舍难分。二年过去了,雪儿的父母突然从香港回来,硬要把女儿带走,当年香港啊!据说是黃金遍地,人人求之不得。但雪儿哭着喊着求爹娘:我爱张军,早有婚约,再穷苦,我非他不嫁!

“谁做爹妈的不想让女儿嫁个好人家,不走也得走!”至此二颗心在一起,牵着的手却分开了。

临别,雪儿大声喊着:“张军,等我回来,春天会来的。”

情未了,爱无言,泪儿流,何时再能回。三年后,雪儿回来了,但张军已经死了,原来张军因众所周知的原因,己调离原岗位,当了一位工人。他埋藏了初恋甜蜜的爱情,结婚了。

儿子一岁多那年,他整理好自行车准备去上中班,谁知风“乓”地一声把房门关上了,孩子在房里大哭大叫,钥匙也在里面,上班时间紧迫。情急之下,他做出一个决定,借道邻居家的阳台爬到自己家的阳台,中间有一根水管看起来看牢固,搭一把手,只须跨一大步,就可以跨到自己的房间里。谁知水管看似牢固无损,实在近似虚掩。瞬间,张军从三楼坠落身亡。

袁雪儿回到上海得知消息,哭得死去活来,孩子的生母改嫁了,张军的老母亲病重没有救了,雪儿牵着孩手的手说:“以后我就是你的母亲!”

亲爱的张军你为什么不等我,而如今阴阳相隔,人鬼情未了,袁雪儿忠于爱情,直至今日,终生未嫁!谱写了一曲爱情的悲歌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46)| 评论(109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